网络主播讨薪:直播行业乱象引发关注


每经记者 温梦华 实习编辑 杜毅

数小时内,人潮不断进出,一位来自河南的90后游戏主播却一直在走廊苦等。

在熊猫做直播一年,签约5个月。时隔数月,重返与自己命运相连的公司,她此行的目的是讨薪。

“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,我根本不相信熊猫直播会破产。”这是前来熊猫直播北京公司讨薪的游戏主播和供应商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得最多的话。

他们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兴起与衰落,曾经享受红利,也最先感受现实的残酷。

3月7日上午,每经记者前往熊猫直播北京公司。与SOHO塔外繁华的景象和楼下熙熙攘攘的上班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电梯到达18层后,记者看到的却是另一番光景。

北京公司:员工仍在,但已停止工作

“找谁?要先登记。”公司门前保安第一句发问。

表明身份后,记者多次试图进入熊猫直播办公室,却遭到保安阻拦。

网络主播讨薪

熊猫直播北京办公地点(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温梦华 摄)

临近中午,熊猫直播员工开始陆续外出用餐,面对门口的讨薪者,他们似乎无动于衷。“关于公司方面我不便多说。”对于记者关于公司现状的提问,熊猫直播员工大多选择沉默。

透过玻璃门,记者看到办公室内仍有员工,但大部分工位空置,甚至有些工位连电脑和办公用品都不见踪影,纸箱堆放各处。

网络主播讨薪

熊猫直播北京办公地点(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温梦华 摄)

“昨天(3月6日)下午,一批员工抱着东西离开。”一位早上9点便守在公司门口的主播告诉记者,据他们了解,周五下午大部分员工将离开。

保安告知记者,“公司内还有员工,但最近几天已经没有工作。即使进去,也解决不了你们的诉求。”

当记者询问是否有高管近期到公司时,保安表示,最近无人光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前一天熊猫直播的直播间充满“淡淡的忧伤”,但游戏主播们告诉记者,在直播间中不能提及讨薪,“我昨天因为提了讨薪,被封了3、4次。”

“感觉被欺骗了” 讨薪金额从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

与记者一同聚集在熊猫直播公司门口的,还有众多讨薪者。

他们其中不乏来自全国各地的主播、公会、供应商和合作方,被欠债务从数万元至几十万元不等。除了到现场追讨,在网络上讨薪的主播人数也在200人以上。

网络主播讨薪

熊猫直播北京办公地点,警察前来调节,要求门口讨薪者登记欠款金额和联系信息(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温梦华 摄)

“我从昨天到现在,一直无法进入,之前对我接洽的超管也没有答复,我至少希望公司能给我们一个说法吧。”上述90后游戏主播无奈地向记者表示。

记者了解到,该主播与熊猫直播签约后一分钱未领,至今被欠款至少2~6万元,而其自身投入成本已接近3万元。

“我们与熊猫直播签合同才不久,现在公司出现问题,说明之前就存在问题。当时签约时,他们丝毫未透露公司现状,还在陆续找供应商合作,要求我们垫资。”

“熊猫年底的年度盛典,收益至少在2亿元以上,他们还不断鼓励我们自己投钱刷单,说会有分成。然而11月和12月的工资都未结算,这些钱去了哪里?“……

现场,面对记者,讨薪者们纷纷表达自己的疑问和困惑,甚至有供应商直言感觉“被欺骗了”。

记者发现,与知名的大主播相比,来到熊猫直播公司门口讨薪的主要是小主播,熊猫直播这类主播总数在2000多人。

据悉,直播的主播分为流水主播和人气主播。人气主播拥有大量粉丝效应,只要完成平台规定的时长,即可获得丰厚的收入。而流水主播需要按照每月的流水(达到一定的礼物收入)获得基本工资,另一部分收入则是礼物分成,分成比例为50%。也就是说,为了获得更高的收入,主播们会自己花钱做流水。

“据我所知,有人气主播只要直播时长够,3年内就可以拿到2000多万元。所以即使被欠薪几个月,对他们影响不大。但我们不一样,我们是自己投钱做流水,成本至少要占6成以上。也就是说,我做1万的流水,我的工资大概是8000元,其中成本投入至少6000元,我每个月流水可能有 3 万。”一位主播告诉记者。

在多个讨薪群聊中,主播们有“组队”前往北京公司讨薪的,也有搜集证据准备走法律途径的。一位讨薪主播称,熊猫工作人员要求主播去找当年签约的员工。

截至记者发稿时,熊猫直播尚未对讨薪给出明确说法。但记者注意到,熊猫直播COO张菊元今天在内部公开信中提到:“当坚持都成了某种程度的消耗,我们无法对所有的努力一一致歉。”